展会动态

一枚老顶针的故事!

日期:2020-06-26 10:31 作者:摩纳哥城赌场

  在我的房间有一个精美的小匣子,匣子里放着一个有些变形的铜制旧顶针,旧迹斑驳但是在我眼里却金光闪闪,华美精致,是我值得珍藏的宝贵财富。

  这枚顶针的原主人是我的奶奶,奶奶出生于日军烧杀掠夺,犯下罄竹难书罪行的1937年。由于父辈重男轻女,奶奶从小吃了很多苦,洗衣缝补做饭砍柴种田喂猪她一个人全干了。

  1957年,20岁的奶奶嫁给了家里同样一贫如洗的爷爷,和富贵人家陪嫁金戒指金首饰不同,奶奶的陪嫁就是这枚铜制顶针。

  出嫁那天,奶奶穿着干净整洁的旧衣裳,粗粗的两条麻花辫上插着两朵从山上摘来的红花,阳光洒在她年轻的脸庞上、上扬的嘴角上,眼里满满的都是对于新生活的憧憬。

  家徒四壁,生活一盆如洗,奶奶却将生活收拾得井井有条。奶奶先后生下了9个孩子,生活虽苦但是家里大人孩子的穿衣却永远干净整洁,布料虽普通但衣服却合身得体,因为大人孩子一家11口的衣服都是奶奶戴着顶针在昏黄的煤油灯下,用一针一线亲手缝制出来的。

  从那个时候起,这枚顶针就陪伴着奶奶制作了一件又一件衣服。孩子长个了,袖子和裤腿短了,这可难不倒心灵手巧的奶奶,她将碎布稍作处理拼接在旧衣服上,这样一件拼接款衣服就做成了。同时做衣服剩下的碎布料,还可以拼接成枕巾、鞋垫、杯垫、布兜儿等等,生活清苦,奶奶却能活出别样滋味儿。

  1960年,长女夭折,奶奶带着这枚顶针给长女缝制了寿衣。然而生活就像永不停转的磨盘,一点点碾碎时光,丝毫不给你伤心喘息的机会,奶奶看似平静,其实曾在无数个日夜偷偷哭泣。

  1973年爷爷因为癌症去世,带着8个孩子的奶奶却没有哭,她拿起了顶针,平静地为失去的丈夫缝制了寿衣以及寿鞋。

  中年丧夫丧子,奶奶来不及悲伤,家里8个为成年的孩子还等待她的照顾。白天,奶奶跟着生产队干着男人们一样的重活为家里挣工分,晚上,奶奶要为放学的孩子们做饭洗衣,等孩子们沉沉睡去,她却要在煤油灯下,开始替乡亲们缝缝补补制作衣裳以补贴家用,或者戴着顶针为孩子们纳鞋底。

  鞋底是用浆洗过的布重叠起来的,很难扎透,奶奶一手拿针穿过鞋底,一手用顶针费劲地将针线顶过去。当顶针抵着针尾穿过厚厚的鞋底时,就好像生活在遇到的困难只要咬咬牙关硬挺住再往前顶一顶,再大的困难也能过去。

  记忆中,无论生活多么艰难,奶奶总会将头发梳得一丝不乱整整齐齐,家里永远感觉整洁没有灰尘,就连奶奶的菜园子也是我见过的世界上最干净最整洁的,菜园子里的蔬菜像阅兵队伍一样整整齐齐,菜园里没有一一棵杂草,绿色的蔬菜和土黄色的土壤相互点缀干净得毫无杂质像一幅画一样。

  后来,60岁的奶奶学会了缝纫机,便将这枚陪伴她多年的顶针送给了我。顶针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小麻点,就像奶奶被生活伤得千疮百孔却没有被苦难凿穿的强大的内心。

  这枚顶针虽然普通甚至已经被时代所淘汰,但是针背后的故事以及奶奶面对苦难的精神却值得我们一代代传承,每当触摸这枚顶针,奶奶飞针走线的情景, 时常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。

摩纳哥城赌场